• Advertisement

背井離鄉的中國華南虎

我很笨,可是我很温柔

背井離鄉的中國華南虎

Postby admin » Sat Aug 10, 2019 7:55 pm

https://read01.com/zP8QgP.html
2016/03/04 來源:財新網
在南非運作中國華南虎野化項目的博銳,並不願在現有條件下放虎回家;但運作已經超過十年的這個海外野化項目,自身也持續遭遇著種種非議和打擊
【財新網】(記者 卿瀅)2015年12月的一個下午,正值盛夏的南非。在布隆泉市(Bloemfontein)以南的高速公路上,汗水浸透了Stuart Bray的襯衫。他坐在一輛野生動物園卡車(Safari Truck)上,身旁的兩位中國來客則用太陽鏡遮蓋了表情。

卡車開過大片空曠的牧場,偶爾能遇到些鴕鳥。終於他們到了目的地,一片略顯荒涼,亂石叢生的一片灌木林地。Stuart Bray是這裡的主人。

但這塊地很是不同,因為這裡有19隻華南虎。要知道,現在全球的華南虎總數也不超過100隻。兩名中國政府官員出現在這裡,也就毫不奇怪。《彭博商業周刊》記者Kit Chelle記錄下了Stuart Bray接待他們的場景。

老虎老虎 歸去來兮

Stuart Bray,中文名博銳,美國商人,目前持比利時國籍,是「拯救中國虎基金會」的創始人之一。

他帶著中國官員來到的地方叫 「老虎谷保護區」(Laohu Valley Reserve),這個英文名略顯奇怪:其中老虎用的不是英文「Tiger」,而是漢語拼音「Laohu」。

保護區門口樹立著一塊警示牌,上面用當地語言寫著警告「非法闖入者必究」。10英寸高的密集電網將灌木從生的坡地分成一塊塊足球場大小。博銳和中國官員乘坐的車抵達在唯一可見的建築——一座棚屋,這旁邊就生活著一隻身長7英尺的雌性華南虎「麥當娜」(Madonna)。


見到華南虎,一名中國官員陸軍開始拍照,另一名官員張德輝(音譯)則與博銳聊著,告訴他老虎額頭上的毛色是個「王」字。

陸軍在2014年調任中國林業科學院老虎保護研究中心副主任,自2002年開始,他就作為中方代表與「拯救中國虎基金會」合作,也見證了這個遠在南非的華南虎野化項目多年的運行與變故。

在保護區7.4萬英畝的土地上,現在原本應該生活著20隻華南虎,不過不久之前,其中一隻和南非白面大羚羊搏鬥後死去。

多年來一直有中國人來到這裡看望遠在異國的家鄉老虎。財新記者劉虹橋也曾在2013年11月探訪老虎谷,當時這裡的華南虎共有15隻,從數字來看,繁育有了一些成效。

在查看華南虎情況後,博銳帶兩名中國官員回簡陋的棚屋用餐。張德輝在餐桌上用英語對博銳保護華南虎的努力表示感謝,隨後正題來了:這些華南虎該如何回到中國?Chellel在文章中寫道:

博銳的公益機構花了10年時間,教會從小在動物園裡長的華南虎們如何捕獵。如果這些能吃人的傢伙要被送回中國,政府就必須把一些居民遷走——在這個14億人口的國家,即便是最為偏遠的自然保護區也有人居住。

Bray’s charity has spent 10 years teaching zoo tigers how to hunt. If these potential man-eaters are to be sent to China, the government will need to relocate some of its citizens. In a nation of 1.4 billion, even the most remote nature preserves have some human settlements.

博銳並不打算就自己的原則讓步,他向張德輝表示,他不僅需要一片巨大的老虎棲息地,還計劃讓300隻野生老虎在裡面生活。當張德輝形容他「很有野心(ambitious)」的時候,博銳說:

我把我的人生都壓在了這上面。

I have bet my whole life on this.

博銳提出,廣西昭平縣的七沖自然保護區是最為理想的華南虎棲息地,擁有絕佳的森林條件,三面環山,同時還有河流。這裡地理位置偏遠並且人跡稀少,還有足夠優良的交通條件發展生態旅遊。他表示,自己已經與當地政府簽訂了協議,正在與省政府溝通具體事宜。

這事不假,據《廣西日報》報導,2015年5月15日,昭平縣與「拯救中國虎國際基金會」簽訂了《建立中國(昭平七沖)虎保護區項目合作發展框架協議》。

不過張德輝表示,距離這些華南虎離開中國已經過去了十年,要求華南虎回國的呼聲已經越來越大。他提出的一個選項是在中國重建老虎谷,先讓動物適應森林環境,然後在中型面積的臨時保護區放生。

記者Chellel看見博銳皺了皺眉頭,他並不希望華南虎回到中國還是在電網裡生活,而是希望它們能夠回到野外:

「我個人付出了很多,我沒有辜負我的承諾。而我希望中國可以做到一樣的事。這個項目究竟是愚不可及還是取得成功,全靠我們在中國最後能做成什麼樣。我必須要給它一個好的結局。」

「At great personal cost, I』ve lived up to my commitments. I expect China to do the same. Whether this was a silly folly or a successful project depends on what we end up with in China. I have to have a good ending for this.」

張德輝的回應是:

西方的方式,坦白地說,我不認為在中國能起作用。

「The Western way—frankly speaking, we don』t think it will work in China.」

《彭博商業周刊》的這篇報導稱,博銳如此急切的一個原因,是基金會已經面臨資金困境,它帳下如今還剩500萬美元。老虎谷自身獲得收入的手段有限:一個是經營牧場,另一個則是向獵人收費,捕獵其中的其他動物,但後者也有將華南虎置於危險的可能,也頗具爭議。

張德輝和陸軍也反覆提到建立保護區的資金來源問題。如果不由政府出資,那就必須找一個民間投資方。他們多次提到了蘇志剛,這是廣東長隆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建立了一家頗為知名的野生動物主題公園,每年吸引數以百萬計的遊客。

以Chellel的觀察,博銳對這個主意並不滿意,但他也明白,自己缺乏蘇志剛擁有的大量資源以及在中國的影響力。至少到最後一天,博銳和中國客人們還沒有得出太一致的結論。

《彭博商業周刊》後來也聯繫了蘇志剛,但這位企業家沒有做出回應。

野化的華南虎最終還是要回到中國,它們屬於那裡。按照2002年中國與基金會簽訂的協議里的明確表述,野化成功的華南虎將於2008年回到中國,但時至今日也未能實現。

2003年起,國家林業局就開始對華南虎野化放歸候選地點進行考察評估,2004年,中國以及南非專家組成的考察組提出,江西和湖南兩處地區具備實施華南虎野化放歸項目的基本條件。然而由於移民安置和更改耕地土地利用模式需要相關政府批准,計劃最終擱置。

2010年,國家林業局再次組織專家進行保護區選址,隨後選定了湖北、江西和湖南三處地點作為華南虎放歸自然試驗區。但至今仍未獲得發改委批覆立項。根據多家媒體報導,目前被選定為華南虎落腳地的相關考察及準備工作也都處於停滯狀態。林業局也對項目進展表態模糊。

在2013年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陸軍表示,華南虎回國項目複雜程度超出想像,所以項目進展比預期要緩慢。

中國科學院動物所副研究員的解焱曾對野化放歸的難度進行過公開解釋:長期繁衍的老虎種群至少需要18頭雌性繁殖虎,種群的數量至少60頭(而博銳的要求是300頭),這些老虎的棲息地也至少要在5000平方公里。而在棲息地也需要充足的蹄類動物,才能夠支撐起一個華南虎種群。解焱對南非華南虎回國野化放歸併不樂觀。

南非野化 當年故事

沒有變成老虎谷主人之前,博銳一直在金融界打拚。Chellel寫道:

他的自然棲息地在美國華爾街和倫敦金融城之間轉換,他在結構性融資領域發展事業。博銳更喜歡討論布萊克-斯科爾斯期權定價模型,而不是在灌木叢中長途跋涉,讓飛蟲惹得自己跳起來。

His natural habitat is Wall Street or the Square Mile of London, where he spent a career in structured finance. Bray is happier talking about Black-Scholes options pricing than he is trekking through the bush, where flying bugs make him jump.

華人妻子全莉改變了博銳的人生。彭博報導稱,兩人1980年代末在美國相遇。

跟據全莉對媒體作過的自我介紹,她1984年從北京大學畢業,1989年獲得沃頓商學院MBA學位,曾擔任Gucci的全球品牌認證官。她後來取得了比利時國籍。

1998年,這對情侶去尚比亞旅遊時觀賞了野生獅子,根據博銳的回憶:

博銳很害怕,擔心全莉出事,一直抓著她的衣領。獅子退開了。事後博銳因為腎上腺素分泌而不停地笑著。全莉——她身材苗條,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並沒有被嚇到。她一直被大型貓科動物吸引,並在自己的攝像機上拍下了全程。

Terrified and worried that Li might bolt, Bray grabbed her by the shirt collar. They backed out. Afterward, he couldn』t stop laughing because of the adrenaline.

Li, a slender woman with expressive eyes, hadn』t been scared. She』d always been fascinated by big cats and filmed the whole scene on her video camera.

全莉就這樣萌發了搞野生動物生態旅遊的想法:

她可不可以將非洲模式的生態旅遊模移植到中國,為瀕臨滅絕的老虎創造棲息地,也為它們未來的繁育延續創造一個資金來源呢?

What if she could bring African-style ecotourism to China, creating a habitat for endangered tigers and a source of revenue to help them thrive?

在全莉提出這個想法後,並不太看好的博銳還是給了全莉15萬美元,創立了 「拯救中國虎」。當時博銳的擔心是,項目需要源源不斷地追加投入資金,很難成功。

全莉隨後卻與一位在中國林業部工作的朋友取得了聯繫,發現自己的想法在中國也有支持者。另一個大問題來了:他們當時並沒有動物保護經驗,大型野生動物保護機構也不願合作。於是全莉找到了南非著名的野生動物紀錄片導演John Varty和Dave Varty兄弟倆,請求他們幫助找到合適的棲息地和人員。

而博銳在這時經歷了人生一大變故,他在職場受挫,於2001年離開德意志銀行的高管職位。身家2500萬美元的博銳陷入了人生低潮,卻開始更加被全莉的老虎保護工作吸引。2001年8月,兩人在倫敦結婚,但反對這門婚事的博銳家人無一出席。

出身金融領域的博銳很快發現,拯救華南虎這個瀕危物種不僅有意義,或許還可以盈利。他們的基金會開始全力運作,全莉負責一般事務和公關,而博銳負責資金。他們一方面在南非買下了一大片土地,將土地租給Varty兄弟經營保護區,一方面與中國政府協商,挑選動物園中的華南虎幼崽送到南非進行野化。

2003年,華南虎海外野化項目第一對幼崽運往南非。分別是雌虎「國泰」和雄虎「希望」。當時全莉舉行的新聞記者發布會上,影星楊紫瓊為其站台,此後成龍、郎朗、姜文等名人均為該項目進行過宣傳。

另外兩隻虎仔2004年抵達老虎谷,其中就包括「麥當娜」。博銳回憶說,這隻小雌虎很快就在非洲的陽光里中暑了,因為它完全不知道如何用樹蔭來乘涼。

《彭博商業周刊》的報導稱,博銳當時想出了一個相當周密而複雜的運作計劃:首先建立資產支持證券,將其募集的資金用來在中國購買森林資產,再利用銷售木材的資金來償還購買證券的投資者,盈餘用來支持華南虎項目和運營自己的金融公司。這聽上去像是一支「慈善對沖基金」

在博銳心中,這個計劃如果成功,不僅能夠成功在中國建立華南虎棲息地,也能給自己帶來很好的回報。不過他回憶說,自己與金融圈的朋友們以及多家投資機構都接觸過,但根本沒有人對這個計劃動心,反而認為他瘋了。

從中國國內的報導來看,博銳的計劃還是有成效的。《成都商報》2008年4月的報導稱,2006年,博銳控制下的森發(中國)自然保護公司耗資3500萬元購買了江西景德鎮浮梁縣銀塢林場的41000畝人工林。

陸軍在當年是華南虎野化項目的支持者之一,他當時向記者表示:「根據現在的價格,森發公司在這片林地上的理論利潤,已經在1.6億以上。」陸軍還表示,博銳敏銳地發現了中國日漸緊張的林業資源產業蘊含的巨大經濟利益,藉此獲利其實無可厚非。

幾場爭議 一地雞毛

如果以上運作看似順利,那只是表面現象。老虎谷項目從一開始就陷入各種是非之中。

爭議最早從2002年開始,對象正是兩人找來的幫手Varty兄弟。根據博銳的說法。Varty兄弟試圖在最後一刻更改早已定下的協議,於是他將兩人掃地出門,自己接手經營保護區。雙方隨後打起了長年的官司。

在《南方周末》2010年2月的報導中,全莉還曾對Varty兄弟提出指責,稱他們挪用了給中國虎項目購買土地的100萬美元,還以拯救中國虎項目的名義把紀錄片賣給了探索頻道獲利。

John Varty則在接受彭博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自己不再想討論這一事件,但他還是說了一句話:

「我和許多人打過交道,也有很多富人,」Varty說,「我這輩子碰到的最沒誠信而又邪惡的兩個人就是全莉和博銳。」

「I』ve dealt with a lot of people in my life, a lot of rich people as well,」 Varty said. 「Two of the most distrustful and evil people I have ever met in my life are Quan and Bray.」

在與Varty兄弟鬧翻後,全莉和博銳需要自主運作在南非的老虎谷基地。全莉負責尋找科學家、工作人員、獸醫和設備,還得制定一個科學的華南虎野化計劃:

問題在於,很多專家認為這做不到,此前的相關討論已經很多。不少中國國內專家認為,將老虎送到南非並不是一個好辦法,國內也有不少地區可以作為繁育場所。

原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中方代表張立2014年接受《廣州日報》採訪時分析稱,老虎是獨棲動物,習慣在森林生活,而南非本身沒有老虎,草原環境也並不適合其生活。就算其適應了非洲草原生活,將來回到國內再適應國內環境也是問題。另外野化訓練也非常困難。

華南虎到南非後的情況也確實不如人意。博銳承認,當時他們完全沒有野化華南虎的任何指導。老虎幼崽不懂得捕獵,經過很長訓練才懂得如何自己捕獵一隻雞。2004年「麥當娜」的中暑問題則是另一個例子。

南非國內的動物保護組織也與老虎谷打起了訴訟戰,他們認為用活動物供華南虎捕食過於殘忍,不過南非法院最終駁回了這起訴訟。

2007年,一隻名為327的4歲華南虎也來到了南非,但按照老虎谷的記錄,它在與另一雄虎打鬥後死亡,骨架現在放在一個展台上。

事實上死去的老虎也讓兩人遭受了不小的爭議,2005年,這個野化基地宣布雄虎「希望」死於肺炎和心臟衰竭,中科院研究員傅德志對此提出了質疑,認為老虎並非自然死亡,反倒可能捲入了非法交易。他呼籲把死亡老虎的標本運回國內查驗。

2007年,中國國內的報導更是把全莉和「拯救中國虎基金會」推上風口浪尖,據《南方周末》報導,在「周老虎」照片造假事件中,全莉曾向美國《科學》(SCIENCE)雜誌推薦發表陝西周老虎的照片。而傅德志也是質疑「周老虎」的專家之一,他還直接質疑全莉把華南虎運出國的動機。

直到2008年年底,全莉終於將「希望」的標本運回國內,傅德志又在接受《南方周末》採訪時表示,運回的只是皮張標本,骨骼和臟器卻都不見了。全莉則回應稱:「西方人沒有吃虎骨的傳統,因此在我們沒有明確指示的情況下,標本製作藝術家就……當成廢物處理掉了。」

2010年前後,在項目資金以及華南虎野化遇到困難之時,全莉和博銳的感情也陷入危機。按照博銳的說法,他對全莉的許多做法不滿意,比如全莉為老虎開設twitter和facebook帳號,還在2010年出版的書中對兩人的工作使用了一系列「不恰當的文學浪漫型表述」,而這完全是在破壞基金會公信力。

按照博銳的說法,全莉甚至對自己的丈夫發出了威脅。2012年,博銳將全莉趕出了基金會,10天之後,全莉在倫敦提出離婚訴訟。從那時起,兩人幾乎沒有再說過話。博銳自此切斷了全莉接觸南非華南虎的所有渠道,也停止公布南非華南虎的最新消息。

婚姻訴訟很快牽扯到了錢。英國媒體在2013年12月饒有興趣地報導了案件聽證,報導稱,全莉在法庭上表示,基金會的一部分資金被她和丈夫以私人目的揮霍。全莉隨後則對中國國內媒體澄清稱,她的實際說法是,自己盡最大努力確保外界善款用於老虎項目,但丈夫卻利用基金會避稅,違法獲益;還利用為老虎項目成立的南非信託機構實行金融欺詐。

博銳對此堅決否認,他認為,全莉的說法單純是為了爭取分到更多的婚後共同財產。

2014年10月,倫敦法院判決全莉敗訴,稱博銳在基金會運作和兩人的行為並無不恰當之處,基金會的資金也全部用於華南虎項目當中。全莉此前的指控是被復仇情緒蒙蔽的結果。

《彭博商業周刊》的報導稱,如今全莉已經自己成立了一家名為「中國虎復活」(China Tiger Revival)的基金會,2015年11月,她對此前的判決發起上訴,上訴的關鍵論點,是博銳針對華南虎項目建立的金融運作系統。

她此前已經在輿論視野里消失,最後一次出現在媒體報導中還是2014年3月,她的最後一篇微博則發表於2015年9月11日:

「各位,我從2012年下半年起就不在參與華南虎項目了。也沒有任何南非野化的消息了。請大家與相關方面聯繫。抱歉了。」

博銳顯然仍在努力爭取媒體關注,他和記者Chelle一起行駛在顛簸的土路上,,他帶著感觸說:

「我開始是慢慢參與進來的,結果我現在有了這3萬公頃。」

「I got involved gradually. Suddenly I had 30,000 hectares.

開著車的是老虎谷保護區的一名經理,他一邊把車速放慢,一邊插了一句話:「我覺得它已經完全接管了你的生活。」

在人與人的各種糾葛之中,身在南非的19隻中國華南虎,有的剛剛新生,有的正在老去。■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zP8QgP.html
  • 0

Share/分享:
懶得有理_____難得有你
think unique,be special
admin
Site Admin
Site Admin
 
Posts: 3310
Joined: Sat May 22, 2010 7:54 pm
Reputation: 0

Return to 搞笑笨笨版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0 guests

cron
Reputation System ©'